A04版
    “路過桂林路,看到83歲賣報紙的大娘,記得買份報紙或者把要丟的礦泉水瓶子交給她。”
    這兩天,一張照片在微博、微信朋友圈裡,被大量轉發。照片里,昏暗的夜色中,一位身穿紅色馬甲的老人坐在報攤前,頭髮花白,面容慈祥,仰頭微笑。面前,一沓沓報紙被整齊地碼放著。
    照片下方,配著這樣的解說:“超市門口,老大娘會在下午四五點鐘,出攤賣雜誌報紙,只為自己有口飯吃,老伴尿毒症能吃得上藥……請買她的一份雜誌或報紙,或者給她你們不要的飲料瓶……”
  一位網友的想法發生了改變
  “他們是真的不想被打擾”
    微博的轉發者有普通市民,也有微博大V。老人的笑容,觸動了很多網友的心。“想起老媽了,心疼。”一位網友在微博下留言。
    在網上看到這張照片,在長春擔任會計的孫女士感覺心被狠狠地戳了一下。老人的故事沉甸甸地壓在她的心頭,於是,前天晚上,她按照微博中的地址,特地趕到了桂林路,找到了老人的攤位,花一塊錢買走了一份《參考消息》。
    雖然聊得不多,但她還是萌生了一個想法:“我真的想幫幫她,而且希望能夠有更多的人幫助她。”昨天一大早,她就給本報打來了電話,希望本報關註這位老人。
    昨天稍晚,她和兩個朋友一同又去看望了老人。想讓老人多賺點兒錢,她打算買一份貴點兒的雜誌。但是看老人翻撿雜誌有些吃力,她改變了主意,花一塊五買了一份《環球時報》。
    這一次,孫女士和老人聊得更深了一些。得知了老人的真實情況和態度,孫女士很感慨。“他們是真的不想被打擾,也不想麻煩這些年輕人,他們都有重要的事情做……默默的買一份報紙。不需要多給錢,就將愛心傳達了。”
    在孫女士和老人聊著的時候,有兩個人經過報攤,拿著手機問:“是這個老人嗎?”孫女士把他們勸走了。老人的真實情況如何?老人心中的想法又是怎樣?
  同行眼中的“賣報老大娘”
  賣報時間比別人都長 一般會到晚上八九點
  “有一次,我看見老太太可能太累了,坐在那裡睡著了……”
  ———附近一位報攤主說
    昨天,接到孫女士的電話後,記者來到了“賣報老大娘”賣報的地方。桂林路的這家超市門前,有兩處報攤,經營者分別為一男一女,都是50多歲。倆人都認識這位賣報老大娘,叫她為“老林太太”。
    “老太太賣報正經很多年了。我賣報已經14年,那時候她就已經開始賣報了。”男攤主說,“老林太太”家裡情況,別人並不太瞭解,老人也不願意說。在14年前他剛開始賣報時,老人就說自己70多歲了。十多年後,別人再問老人年齡,老人會回答“七八十歲了”。
    他們只知道,老人家離這兒不遠,老伴兒身體確實不太好;老人有個弟弟,是親弟弟,會幫她照顧報攤;老人每天很辛苦,早晨6點,就要去新疆街附近的早市開始擺攤賣報,上午會出現在桂林路與立信街交會處附近,等到傍晚,超市門口的報攤都撤走了,她會再來到這裡,繼續賣報。
    “賣報時間比別人都長,一般都會賣到晚上八九點鐘。有一次,我看見老太太可能太累了,坐在那裡睡著了,聽說那天,後半夜才走……”附近一位報攤主說。
  躲著記者的“賣報老大娘”
  看到訪客 老人笑著拿起一本雜誌離開
  “想請她原諒一個記者,在這個下午的打擾。”
  ———本報記者在手記中寫道
    根據別人的介紹,記者在附近又找到了一個報攤,一位男性老人坐在報攤前。問起“賣報老大娘”,他說,“算熟悉吧”。他說,他今年已經74歲。記者問他是否是“賣報老大娘”的弟弟,他矢口否認。
    記者從13時30分開始一直等候,等到14時許,“賣報老大娘”終於坐在了報攤前。面對記者,她面帶笑容,拿起身旁的一個坐墊,遞給記者:“坐這個上,別涼著。”
    但當記者詢問她的情況,她立即轉身離開。又過了十五分鐘,“賣報老大娘”返回報攤,見記者仍在,笑著拿起了一本雜誌,再次起身離開,去了附近的一家商場內。
    剛進入商場,一個攤位旁,有些廢紙張和空瓶子。老人說:“這個是不要的嗎?”女攤主也很親切:“是啊,大娘啊,這些都沒用了,你想拿就拿走吧。”老人拾起了瓶子。
    女攤主說,這個老人總能見到,有時候來撿些空瓶子。“人特別好,就是撿個瓶子也會問下,還要不要了。”有時候,感覺有些用不上的廢紙和瓶子,他們也會留著,等老人來取走。
    一直等到昨日15時許,老人再次回到報攤。見記者還在,“賣報老大娘”終於開口:“你們要幫我,就幫忙呼籲下,不要再傳了。把這個事情平息下去吧。”
  面臨壓力的“賣報老大娘”
  一宿都沒有睡著 一天飯也沒心思吃
    “我已經賣報20來年了。沒啥,我生活挺好,有退休金,我老伴也有退休金……”
  ———“賣報老大娘”對記者說
    她說,報攤前的那位男性老人,確實是她的弟弟。對於網友的幫忙,老人感到很溫暖。但在溫暖背後,兩人現在的壓力也有些大。
    “我已經賣報20來年了。沒啥,我生活挺好,有退休金,我老伴也有退休金,孩子都在外地,也不希望我出來賣報紙。我就是覺得自己身體還能幹點啥,所以出來接著乾點活。”
    老人說,以前的日子一直都很平靜,但從13日晚上開始,她發現有點不對勁兒了:當晚,突然出現了不少人,來這裡買報紙雜誌,塞張“整票”,然後就說不用找了。
    “有兩個人就是這樣。我追出去好遠,一定要還給他們。”老人說,一張5角錢的報紙,有人扔下十元錢就走。
    “現在的年輕人,心腸都真好。可這樣來給我錢,我接受不了。”發現情況異常後,她提前收了報攤,回到了家中。“這一宿都沒有睡著。這一天飯也沒有心思吃。”
    老人說,自己的年齡雖然確實是八十來歲,但不是別人所說的83歲。自己的老伴兒也不是尿毒症,而是腎衰,每個月的治療費用大概要1500元。“現在緩解得挺好。而且現在社會這麼好,老兩口的退休金也漲了……”
  故事,會怎樣發展下去?
    昨天出攤,老人憂心忡忡。“如果是來買本雜誌,我按照正價,賣給他們,我接受。可真的希望不要繼續這樣了,我不想給別人添麻煩。”
    “我自己有手有腳,我能賺錢。有一次我去飯店吃飯,看我歲數挺大了,有個人非要給我50元錢。我說,我不是要飯的,我不要錢……現在也是,我不需要別人給我施捨。”老人說。
    老人的弟弟告訴記者,她的性格就是這樣。“她特別堅強,有多少困難,都願意自己面對。前幾年有一位黑龍江來這兒的老闆和她說,這麼大歲數了,別再賣報紙了,到他那兒去隨便乾點什麼都行,老人也沒有同意。”
    現在,老人最盼望的,是恢復平靜的生活。“如果再這樣持續,報攤我就不打算經營了。可是現在畢竟雜誌、報紙都是進的貨,還有點捨不得……”
  本報記者 彭洪升
  (原標題:讓我們一起來尊重這位老人的選擇)
創作者介紹

us77usayd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